博士生导师,真的是”导师”

“博士生导师”即“博导”是一个对指导博士生的教师的中国化称呼。在中国,不管是做行政的还是做教师的,大多希望自己当了教授(或研究员)以后能够过把“博导”瘾,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真正的学问以及能否真正指导学生。究其原因,不外乎是“博导”已经越来越成为比教授更牛的称呼,有着更好的待遇,不管是校内的福利待遇还是校外的公开招聘,“博导”似乎成了高于教授的一级“伪职称”。可以说,“博导”已经越来越从一种学术称呼上升为荣誉称号,似乎越来越神圣化。这是中国特色?还是走向误区?!

在美国,没有“博导”这一称谓,他们把中国所谓的“博导”都称之为“指导博士生的教授”(professor supervising doctoral students),教授一般分为助理教授(assistant professor),副教授(associate professor)和正教授(full professor),通常一个人博士毕业并且成果较好的话就可以申请到助理教授,也就具备了指导博士生的资格。指导博士生的教授必须要有成果发表,不同大学要求不一,就UMKC而言,每年必须至少发表论文2篇,从助理教授到副教授5-7年间达不到考核要求,就不能晋升,也就无缘于终身教授(Tenure),并且意味着必须走人!就是晋升为终身教授的,如果没有成果发表也不能指导博士生。因此,在美国大学当博士生指导教授必须具备两个条件:一是拥有博士学位,二是不断创造新成果。并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做指导博士生的教授只是一种考核的指标,没有任何与之相关的特殊待遇。也许有人认为,在中国,博导称呼的神圣化是尊重知识、尊重人才的表征,我个人非常赞同对知识和人才的尊重,这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文明和进步的表现。但这种神圣化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弊端,使不少人忘记了博导应有的责任和义务—-指导博士生!所以,给博导称呼去神圣化,还其学术的本来面目,才是正确的做法!而作为第一步,应该淡化职称职务门槛,强化学历要求,更为重要的是要有不断创新的高水平成果问世!当然,作为博导,还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和热情给予博士生学术研究上地指导!

留下评论